四方集運香港倉

瞭解供應鏈金融往更多行業與流通下游鏈條滲透


  據介紹從品類上看國企和上市公司覆蓋的主要是大宗商品領域,以及平行進口車、牛羊肉這種消費品裏的類大宗商品。從地域上看國企和上市公司覆蓋的大宗商品的進口和國內的主要流通領域,而在類大宗商品裏覆蓋的領域主要是進口。
 
  上述這些範疇都是紅海商場,但是我們看到供應鏈金融正在往更多行業和國內流轉下流鏈條浸透,產生了新的藍海商場。這種浸透因為很多新式的B2B企業呈現使得金融進入的門檻降低了。
 
  1、汽車行業:
 
  隨着主機廠的產能釋放,4S店銷往二網變成常態化,且銷量大增,估量佔到汽車全體銷量的1/3。因為4S店提車要全款,二網收車後才付全款,因而導致中間環節的資金需求大增。2年前4S店到二網的在途墊資,資金本錢高達年化60%+,甚至更高。但這個流轉範疇湧現出很多B2B企業,如賣好車等,使得新資金方介入變得簡單,導致整個行業利率大幅下滑到15~18%,即日均萬四到萬五。
 
  在貨車行業,我們也看到相似的事情。據我們估量貨車商場容量約1.5萬億,有近一半的車輛是通過二網出售的。而貨車司機把車輛作為生產工具,其金融浸透度要遠高於乘用車,如重卡基本90%的都是個人分期購買。雖然貨車4S店供給購車分期服務的公司十分老練,如獅橋。但二網一向沒有形成大型的金融服務公司,首要由各地渙散的非金融機構供給。但是隨着無車承運人和車貨匹配渠道的鼓起,給貨車分期事務供給了一個第三方渠道,使得大規劃金融服務進入變得門檻更低。貨車分期給司機的利率也在15~18%。
 
  2、大宗產品行業:
 
  大宗產品分紅三個大類:煤炭為起點的鋼鐵和化工、石油為起點的化工和有色金屬行業,按計算局2016年三者產量合計為24萬億。按2月週轉期核算,全體金融規劃上限為4萬億。這個範疇是國企傳統的優勢範疇,如浙江物產、廈門建發、中化等,其本身擁有龐大的事務和物流團隊。
 
  國企的限制導致其不能滿意流轉環節的需求,首要有在於拓寬規劃時的道德危險、方針改動導致服務的不穩定性、對個性化服務的兼容性差、只服務部分買賣環節等。新式的B2B渠道有較強的買賣和物流才能,其的呈現開端逐漸改動該範疇的金融商場,一方面是提高了商場的金融浸透度,另一方面是降低了資金進入門檻。
 
  B2B渠道的公司估值與買賣規劃相關,因而供給穩定性的、全鏈條性服務是其提高規劃的剛需。一起也會積極拓寬原先沒有金融覆蓋的範疇,如鐵路範疇等。B2B渠道將傳統供應鏈金融服務從兩方買賣變為了三方,降低了資金方的道德危險。
 
  B2B渠道供給落地物流服務以操控了供應鏈金融的危險。供給IT等手段提高了全體買賣功率,使得新的資金進入的危險和操作本錢都大幅降低。在各個行業內我們都看到優秀的B2B渠道公司在從事上述供應鏈金融事務,如煤炭-東煤買賣、鋼鐵-找鋼網/歐冶、有色金屬-有色網、鉛酸-找鉛網。
 
  3、餐飲行業:
 
  據商務部計算餐飲行業規劃3.6萬億。行業分為門店和供應鏈,門店能夠用消費金額簡單分為正餐、輕餐、快餐、外賣和團餐。
 
  在門店範疇,銀行等金融機構都測驗過金融服務。但是除了少數大型連鎖外,大部分門店的金融結果都不太抱負,原因有幾個。
 
  國內連鎖餐飲的生命期比國外短。國外門店的穩定期一般在5~8年,而國內過了3年,品牌就開端呈現老化。這也與國內還在消費升級的階段有關。
 
  很難精確抓取門店流水。門店收款有現金、信用卡和美團幾種方法,使得數據持續獲取難度大。新式公司開端在門店鋪設設備和Saas,幫助其辦理門店前端,如客如雲。但行業參與者較多,單個覆蓋面較小,且首要服務小型餐飲企業。
 
  門店老闆的瓶頸。餐飲門店經歷不錯都會有不錯現金流,老闆一般會使用資金對外發展,如在新地區開店、開新品牌等。但是因為餐飲行業老闆平均才能限制,擴張失利概率較大,一般會連累老門店的運營。
 
  上述原因導致餐飲門店的放款本錢高、壞賬率高。但美團測驗了一條成功的路徑—對外賣公司貸款。外賣極度依靠美團導流,單個店金額不大,壞賬老闆個人負擔的起,因而全體金融的操作和危險本錢都較低,利率反而更高。
 
  在餐飲供應鏈範疇,食材能夠分為葉菜、生鮮、凍品和糧油。
 
  葉菜/糧油:葉菜歸於很難標準化的品類,富士康工廠裏採購的葉菜只有十幾種,這些是葉菜裏相對標準的。葉菜的貯存週期短,糧油歸於類大宗做供應鏈金融必須結合栽培範疇,而往上的栽培和飼養歸屬農業範疇就不在這評論。
 
  生鮮:高貨值、貯存週期短、損耗大。流轉行業首要依靠貿易商,很難簡單化成供應鏈金融的產品。但拼團的預售類不一樣。如拼多多渠道是預售生果,拿到客户的付款,供應商組織發貨,收貨後給供應商結款。這麼形式做供應鏈金融相對簡單,僅有憂慮的是渠道未來自己操作金融事務。
 
  凍品:牛羊肉在進口環節已經是類大宗品種,在國內流轉則依靠多級經銷系統。但因為私運量大,不清楚上游貨源時很難進行金融化。私運帶來的除了價格問題,還有質量問題。在國內,聯想增益供應鏈已經測驗在國內牛羊肉產業鏈的金融服務。
 
  據我們調查在食材行業新式的B2B並沒有找到很好的切入點,因而規劃並沒有很快做大。在凍品流轉環節,資金並不是最顯着的痛點,銀行通過傳統批發商場對經銷商的浸透度較高,且沒有呈現大宗產品的壞賬。
 
  冷鏈和倉儲環節是痛點。現有倉儲設備落後,不能滿意現有多温層和分撥面積大的要求,而冷鏈物流環節缺少全國性的可靠服務。但因為缺乏地產的老練資金運作形式,B2B渠道不得不依靠股權融資進行重資產的投入,使得擴張速度較低。但本年冷鏈地產的熾熱,招引了住所地產商的進入,未來可能會有所改觀。
 
  4、汽車零部件行業:
 
  依據羅蘭貝格計算,後商場中的汽車零部件每年的消費規劃約5000億。B2B電商以不同角度切入零部件流轉行業,以望改動現有經銷流轉系統,如康眾-易損件/品牌件、巴圖魯-車型件、甲乙丙丁-輪胎機油。汽車零部件的供應鏈金融有幾個難題,但相關企業正在想辦法處理。
 
  價格和品質的混亂:從價格區分,汽車後商場零部件分紅原廠件/品牌件、副廠件/仿製件、拆車件/私運件三大類,三種零部件處於混雜難以區分的狀態。未來國家反壟斷方針落地,副廠件得到正名才有可能逐漸明晰。
 
  固有的倉儲物流系統:我們估量汽車後商場零部件庫存規劃約2000~4000億。很多庫存囤積在流轉環節,使得代理商都有較大的倉儲物流系統,如輪胎經銷商都有自有的樓庫。搬入第三方倉儲的本錢較高,因而很難在貨的環節加以足夠的操控,這也是現有金融危險發生最多的環境。B2B渠道現在只有康眾是自建倉儲方法進行辦理,其他渠道多是使用現有倉儲系統。
 
  不精確的數據:汽車後商場零部件數據不準是常態,導致常規性的退換貨,使得金融機構很難精確估量貨物的價值。數據不準有幾個有幾個原因:
 
  主機廠自有零部件標號系統,且不開放,後商場一般依靠暴力破解。品牌件和仿製件有自己的獨立標號系統,與主機廠不一致,需求主機廠系統做匹配。兩者數據匹配後,在有用環節呈現的問題並沒有反饋到數據公司,進一步校準數據,導致數據質量無法提高。昂美等數據公司正在開源本身數據給終端,來不斷提高數據質量。
 
  終端修補門店的低資信:修補門店一般依靠賒賬來操控零部件的質量問題,而傳統經銷商是通過事務員長時間盯梢來評價終端門店的資信給予賬期。但B2B渠道利益在於品類齊全,而不是客情,對門店操控較弱,因而較難評價門店的危險,因而也不願意對門店應收承當兜底。
 
  我們研究發現國外的門店系統大部分是依靠於大型的渠道,如NAPA等。而NAPA給予門店不僅僅是配件支持,更重要的是提高門店的運營使其能夠獲客和留客。通過門店連鎖運營,上述的四類問題都能夠得到較好處理,因而我們估量供應鏈金融更簡單從門店連鎖轉向B2B渠道的公司起步。
 
  基金是投資供應鏈金融資產的最優形式
 
  我們認為基金是投資供應鏈金融資產的最優形式,我們柚子投資也正是這麼實踐。這裏的基金一方面是指供應鏈金融的債權類基金,其在獲取資本上比其他金融機構有更低的中間費用。另一方面是指股權投資基金,其可以藉助對行業的瞭解深度,幫助債權基金形成在獲取和評估資產上的明顯優勢。
 
  獲取資產:由於供應鏈金融的資產,一般需要與B2B平台合作。除了單純評估資產外,評估B2B平台也很重要,特別在現在B2B平台普遍不大的情況下。以我們柚子投資的股權基金為例,我們從投資角度看的不僅僅是B2B平台,還包括所在的行業的上下游企業是否有好的投資機會,因此我們能夠更準確的找到有潛力的B2B平台合作。另外,股權的合作通常與企業老闆溝通,而債權通常只是對財務總監,在營銷上,股權基金也更有優勢。
 
  評估資產:在股權投資B2B平台後,我們會派人負責投後管理。在投後管理工作的基礎上,我們將工作延展到幫助B2B平台共同開發供應鏈金融,使得我們一直有人員在一線評估B2B平台和它供應鏈金融資產的風險。這種將風控前置和落地的方式也是一般債權資金無法做到的。
 
  獲取資本:股權基金有一整套的運營體系,開發供應鏈金融不需要額外太多人員,包括客户經理、風險和操作流程等人員都可以以股權基金現有人員完成,因此股權基金同時管理供應鏈債權基金的成本要遠低於單獨的債權基金。而基金形式不用經過銀行、國企、信託等,也節省了資金通道的成本。來源:四方四方集運香港香港